Fmerol_楠鲤

一些感受

无论是在跑道上拼命奔跑的少年,在池塘中游泳,情不自禁吻了心上人的少年, 在篝火旁弹着吉他看着喜欢的人的眼睛,对他高声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的少年,还是在更衣室中亲昵地把玩恋人的帽绳的少年,那美好的肉体,帅气的脸庞,总是令人心动。

碎片

  他忽然从背后抱住你,把散下的发丝拨到一边,鼻尖呼出的温热气息让你有些痒,你刚想从他怀中挣脱,他却在你的后颈落下一吻,像天使落下的一片羽毛扫过,令人恍惚。

我听到的是国泰民安,
我看到的是生灵涂炭。

日常小甜饼~

略ooc

  在不是那么忙的时候我们的帕克总裁也会和他的男朋友Wade——也就是大名鼎鼎的Deadpool做一些情侣间该做的事情,比如说看电影。

  Peter选了一部爱情片,他本来很期待今天的约会,可是Wade从坐下来那一刻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嘴让他有些扫兴。

  “好吧Petey,我从未想过堂堂帕克工业的总裁竟然会喜欢看这种片子,不过为了你,哥也就勉为其难的 ...”

  “闭嘴,Wade。我喜欢什么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哦我的baby boy,你这话可真是令我难过,可以给我一个吻来安慰我一下吗?”

  对此Peter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开始专心的看电影,Wade感到有些挫败。

  电影的剧情依旧是玩烂了的老套路,不过Peter看得倒是十分起劲,甚至差点忘记了身边的男朋友。

  “我觉得刚刚那个镜头他们应该接吻。”

  Peter小声的对身边人说到,而对方听他说完便按着他的头吻向他,Peter愣了一下,随即试图用力推开,可惜由于双方体型的差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好放弃。

  Wade十分熟练的进入了Peter的口腔,轻轻刮了一下内壁,便开始吮吸对方香软的舌。

  待这绵长的吻结束后,Peter的脸上已经略泛了红,微喘着责备Wade

  “这是电影院!万一被别人看到了办?”

  “放轻松Petey,我只是觉得刚刚那个气氛我们应该接吻。”
 

当韦德知道spidey就是帕克的时候...

对话练习,略ooc

“韦德,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你终于答应嫁给我了吗?哦这真是太好了!毕竟我是如此的爱你和你的小屁股。”

“不可能!是其他的事情。”

“别的事?你怀了我的孩子?”

“听我说,韦德!”

“好的好的,我以我的性命担保我听着呢!”

“你的性命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是说,我要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

“哦上帝!我终于要知道我亲爱的小蜘蛛的真实身份了吗?这真他妈是我人生中最兴奋的时刻!这甚至比女版雷神在我面前跳脱衣舞更让我激动,我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吗?”

“不,当然不是,好吧,如你所见,我是彼得·本杰明·帕克,也就是帕克工业的总裁,很高兴认识你,韦德·威尔逊先生?”

“干他娘的!竟然是他?!哦不,竟然是你?不不,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冷静点韦德,我知道这很难让你接受,所以我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babyboy你真的应该早点告诉我,你都不知道我每天有多痛苦,我一边嫉妒着帕克在你心中的地位又一边控制不住自己被他吸引,而且哥还在想这样子算不算背叛我最爱的小蜘蛛,不过现在,问题都解决啦!要不要给哥一个吻?”

“我想你还是滚远点吧,韦德。”

阿尔弗雷德✕你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Hamburg King。

  漫长的队伍让你不免有些焦急,掏出手机打开推特想要打发打发时间,却看见首页某个小婊砸又在秀恩爱,你不由得感叹上帝对你的不公,你可比那个女人漂亮多了不是吗?

  放下手机,你打量着站在你前面的小伙子。你挺直了背,发现你的身高只是刚刚到他的肩膀,你有些郁闷。他有着金色的头发,十分耀眼,细心的你发现了他耳后黑色镜腿的末端。因为刚打过篮球,身上宽松的球衣已经被汗水浸湿,却没有一丁点的汗臭味,有的只是不断吸引你的男性荷尔蒙。好看的手臂和腿部的肌肉线条差点让你尖叫出声。

  你试图想象他的容貌会是怎么样的帅气,他的眼睛会是怎样的令人沉醉,沉迷于幻想的你一时忘记了时间,当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下一个就轮到你点餐了。你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的声音,不是很惊艳,但非常舒服,从他那夸张的卷舌中听得出来他是个地道的美国人。

  当他点好餐转身离开时,你刚好瞥到了他一眼,虽然没有看得很真切,但是可以确定,他果然是个帅气的男孩。你已经无心再想该点些什么吃的,只随便的点了一个套餐,视线又在人群中寻找他,这并不难,毕竟他是那么的出众。

  找了一个靠近他的位置坐下,现在,你终于有机会仔细地打量他的五官。如果说他在人群中是最出众的那个,那么他的眼睛便是他身上最好看的部位。那是美好的蓝色,如此的澄澈,在炎热的夏天为你带来了一丝凉意。你暗暗地想着他为什么要把这么美好的一双眼睛隐藏在镜片后。

  你出神的望着他,然而毫无防备地,他把头偏向了你这边,来不及躲开,便四目相对。他似乎勾唇对你笑了一下,你忽然觉得店里的空调可能坏了,因为你的脸颊已经变得燥热。

  他将最后一口可乐送入胃中后便离开了,你有些后悔,没有去搭讪,也许这将是你们唯一一次的见面。

  第二天早上你睡得正熟的时候,手机铃声无情的将你从梦境中拉回了现实,你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闺蜜的名字,愤愤的按下接听键,没好气地打了一声招呼,不过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倒是欢快的很,她邀请你参加今晚在她家举办的派对,你拒绝了,她却告诉你今晚会介绍个帅哥给你,于是你很没有骨气地改变了你的想法。

  一通电话让你困意全无,开始琢磨着今晚该怎么惊艳全场。经过一个下午的挑选,终于选出了你最满意的搭配,你开始期待着今晚的派对,更期待好友将要介绍给你的那位。你甚至幻想着会不会就是昨天的他,然后又被理智无情的驳回。

  然而当你看到好友身边的那人时,你不得不感叹缘分是一种多么奇妙的事情。你走上前去向他们问了声好,好友给了你一个超大的拥抱,紧接着把身边的人介绍了给你,原来他叫阿尔弗雷德,是个好听的名字,不是吗?

  好友识趣的离开了,你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就已经传进了你的耳朵,

  “我们昨天见过吧?就在Hamburg King,不知道你能不能记得我。”

  “当然,我的记忆力可不算差,更何况你真的很帅气,哈哈。”你回答道。

  你十分庆幸着今晚来参加了派对,愉悦的心情毫不掩饰的显现在脸上。这注定是个快乐的晚上,你和阿尔弗雷德愉快的攀谈着,甚至因此冷落了好友,不过你并不打算为此道歉。

  很遗憾快乐的时光总是有限的,你恋恋不舍地与阿尔弗雷德道了再见,并十分期待下一次见面的到来。

  你听得有人在敲打车窗,你向外望去,原来是阿尔弗雷德。于是摇下车窗再一次向他道别,他忽然递给你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他向你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Call me.”

瞎写的,ooc到爆,慎入#米狼×眉兔#

  阿尔弗雷德是一只狼,他高大,帅气,有着同族中最快的速度 最灵敏的嗅觉与可以媲美鹰的眼睛,然而,和其他狼不同的是,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对,你没有听错,身为一只狼却是一个素食主义者,阿尔弗雷德也因此总是被同类嘲笑,走到哪儿都有人说:

  “嘿,瞧啊,是阿尔弗雷德,一只从来不知道肉的美味的狼!”

  “真的吗?他是不是根本没有获取食物的本事才选择吃素呢?哈哈哈哈哈哈!”

  从前,阿尔弗雷德对于这挖苦的语言都是不予理睬的,然而当阿尔弗雷德渐渐长大的时候却受不了了,他决定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是没有能力。于是,他决定去捕猎。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每棵树的树叶都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边,动物们也都结伴出来玩,当然,阿尔弗雷德也一样,他在森林中散着步,忽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一只金色毛虫,走进了看才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毛虫,而是亚瑟——那只粗眉毛的垂耳兔。

  沙金色的头发与太阳折射出了漂亮的颜色,祖母绿的眼睛闪烁着,就好像价值连城的绿宝石,好看的让人想把它们挖出来珍藏。宽大的斗篷上有一个可爱的补丁,弯下腰时还能看见蓬松的南瓜裤。背上还背着一娄箭。也是,这么可爱的兔子谁不想要呢?

  啊啊,看那白皙的皮肤,看那柔软的身体,食肉动物的兽性似乎被唤醒了,“那么,就是他了!”想到这只小兔子在被杀前垂死挣扎的样子,阿尔弗雷德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不能打草惊蛇,阿尔弗雷德告诉自己,他小心翼翼的靠近亚瑟,生怕发出一点点动静而惊动了他。
 
  一步一步,很好,亚瑟看起来没有察觉,就快要成功了

  最后一步,这只小兔子就要到嘴了!

  阿尔弗雷德上一秒还在暗暗地赞赏自己,第一次就能成功真是了不起,不愧是hero!然而下一秒却从大腿传来了疼痛。

  该死,是亚瑟。他是怎么发现的?阿尔弗雷德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妖精小姐早就告诉我了!”亚瑟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阿尔弗雷德——即使他只有阿尔弗雷德一半高。随即亚瑟做了个鬼脸便跑远了。

  妖精小姐?那兔子是不是疯了?阿尔弗雷德在原地愣了两秒,想追上,却发现为时已晚。

  后来,阿尔弗雷德尝了各种办法,却都没能抓住亚瑟,而 阿尔弗雷德连一只兔子都抓不住 的消息全森林的动物都知道了

  “阿尔弗雷德——一只抓不到兔子的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不,应该是 阿尔弗雷德——一位无能的失败者!”

  他们似乎并不满足于言语上的挖苦,只有肉体上的欺凌才能让他们舒服,所以有些其他的狼甚者直接向阿尔弗雷德扔石子。

  又是一个晴天,而阿尔弗雷德的心情与天气截然相反,没错,他又被同类欺负了,即使他再厉害也终究寡不敌众。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赌气地把脚边的石子踢远,目光随着石子延伸到前方,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可爱的脸庞

  “嘿,亚瑟。”毫无生气的一句话

  “阿尔弗雷德?你这次怎么没来抓我呢?果然还是知难而退了吗?”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这幅样子不免有些惊奇。

  “是啊,我放弃了,我还是继续当个素食主义者吧!就像你一样。”阿尔弗雷德走到亚瑟身边,让自己与他平视。

  “你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就像我一样’?吃素很差劲吗?”亚瑟有些生气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这样的话我会没有朋友,像现在这样。”

  “我也只吃素啊,而我的朋友很多啊”

  “那是因为你是兔子,而我是狼。”

  “那..那我做你的朋友?”亚瑟试探的问到

  “什么??你说真的?但是你不怕哪天我把你吃了呢?”阿尔弗雷德显然被亚瑟的话吓到了。

  “不怕!我有妖精小姐呢!那么我们是朋友了吗?”

  “哈哈哈亚瑟你真是可爱”

  亚瑟被这一句话害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脸渐渐染上了红晕,在原地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亚瑟才后知后觉到了唇瓣柔软的触感——阿尔弗雷德刚刚亲吻了他的额头

  骨节分明的大手一遍遍抚摸着他的毛发,然后恶趣味地将它弄乱,亚瑟不想承认他不讨厌阿尔弗雷德这么做。

  阿尔弗雷德笑着,没有再说任何话。

  开荤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嗡——嗡——”

  伴随着震动,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床上正缩成一团的人把头埋进了温暖的被窝里,果然冬天的时候命就是被子给的吗?王耀如是想着。

  闹钟还在无情的响着,原本悦耳的钢琴曲现在却变成了该死的噪音。无可奈何,不舍的伸出一只纤长素白的手,在床头摸索着,终于找到那扰人好梦的手机,把闹钟关掉。

  又与周公聊了会天,王耀才欣欣然醒来,探出了脑袋,氧气争先恐后地涌入鼻腔,随后到达肺部。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凌乱的如海藻一样的黑发,琥珀色的眼睛因为刚刚睡醒还蒙着一层水汽。瞥了一眼亮着的手机屏幕,9:15。哦,顺便无视掉上面十几条来自同一个人的消息。

  今天穿什么呢...才有些清醒的大脑此刻还有点空白。

  管他呢,自己可是个大老爷们,怎么会对这种十几岁的小丫头才会烦恼的事情纠结呢?况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场合。

  深灰色的高领针织衫,墨绿的羊毛大衣,以及那条绝对少不了的米白色围巾。头发只是随意的梳了几下,扎了个低马尾。

  待我们的王先生洗漱完毕,在自家小区门口打了辆出租车终于到达了约好的地方是已经10:00了。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善意【?】微笑的高大的俄罗斯人,王耀还是从容地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啊,布拉金斯基先生。”

  “小耀你迟到了,我可是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呢,我要补偿。”大鼻子的毛子一脸委屈地看着这略显娇小的东方美人。

  “是吗?你想要什么补偿呢?”王耀满不在乎地看了看伊万,干净的琥珀色的眼睛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伊万愣了一下,差点就要溺死在这双眼睛里了。

  “我要你亲我一下”伊万恢复平常的样子,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啧,在这大街上的...不过王耀还是答应了,波澜不惊的答到:“好啊。”

  “小耀你真好!”伊万紫水晶般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地看着王耀,而王耀接下来却什么动作都没有。

  两人就这么干瞪着,几秒后,王耀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不蹲下来老子怎么亲你?”

  “噢,对对,我竟然把这个给忘了。不过小耀你为什么不能踮脚呢?”虽然这么说着,但伊万还是弯下了膝盖,让自己与王耀平视。

  还是果然有点羞耻啊...

  樱色的唇瓣在伊万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就好像蜻蜓点水一般。伊万有点恍惚,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了,只剩下他与他。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吧?我早上没吃饭,快,给朕买吃的去。”

  “小耀想吃什么啊?”看着自家恋人犯中二,伊万只是笑笑,听从他的使唤罢了。

  “喏,朕要吃那个。”目光顺着指尖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个老大爷在卖冰糖葫芦,山楂淋上麦芽糖被一颗颗地串在竹签上,散发着诱人的光。

  “在这里等我一下。”

  “嗯”王耀应了一声,心想这天还真是冷,自己还好,只是那北极熊,手脚冰凉的,总是让自己给他捂手。嘛,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小耀,给你。”糯糯的声音把王耀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伊万的手里多了两串糖葫芦,把其中一串递给了王耀。

  王耀一口咬下一颗,酸酸甜甜的,像是恋爱的味道,一直都很喜欢。

  两人就这么在大街上走着,什么话都没说,又或者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天气?工作?总感觉不太合适吧。终于,伊万打破了这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的沉默。一分钟?两分钟?伊万倒是希望时间能过得慢点,再慢点。

  “小耀,我冷...”

  “哦,所以呢?”事实上不用伊万说王耀也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想你知道的,对吗?”伊万自然也知道王耀的心思。

  没有更多的话语,王耀自然地把对方的大手拉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希望他能从自己这里汲取到一些温度。

  摩挲着伊万清晰的骨节,他心里只是想着为什么伊万这家伙再怎么吃都不长肉,不免心生羡慕。

  也不知是怎得,王耀忽然深吸一口气,随即又哈出来,缥缈的白气在空中自由地飞舞着,不一会儿就消失了,和雪花一样,美丽,却又转瞬即逝,所以王耀才不喜欢冬天啊。等等,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多愁善感了?又不是那弱不禁风的林黛玉。王耀笑了笑,却不知身边的人已经因为这个不经意的笑容沦陷了。

  “耀。”伊万垂下眼帘,没什么感情的突出一个字,一改平时轻快的语调。

  还未等王耀反应过来,伊万的唇已经覆了上来,只是轻轻,啄了一下,但并没有结束,温热的触感让伊万不忍就品尝这么一下下,一遍遍描绘着对方的唇形。王耀知道他的耳根红了,一定的。

  世界静极,似乎所以人都约好了一般,不忍打搅这份宁静,还是说这两人已经屏蔽周围嘈杂的声音呢?

  “怎么这么突然地...”

  “不知道,只是突然想吻你罢了。”伊万向上王耀一笑,温暖得就像向日葵一样。

  王耀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边走着——并十指紧扣着。王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伊万说:“万尼亚,我想要顶帽子,毛绒绒的那种。”

  伊万觉得有点好笑,多么无厘头的话啊,不过,王耀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好啊,想要什么都给你买。”

  王耀把伊万拉进街角一家不起眼的服装店,店门摆放着一个红得发亮的油桶,大概算是个招牌吧,进门后铃铛欢快的响了一声。

  店门虽然很小,但是店内却是意外的宽敞,无处不在的米字旗,无处不在的英伦元素。故意做旧的墙面上贴着各种羊皮纸质感的海报,世界地图,泰迪熊,玛丽莲梦露...就连试衣间的门也做成了电话亭的样式,仿佛打开后就能到达另一个世界

  衣服,帽子,鞋子都整齐地排放着,静静地等待着哪位绅士把它们买走。暖色调的灯光打在上面,更显复古。伊万暗自讶异自己在这儿住了两年多了却从来没发现过这个地方,果然还是不够细心吗?自嘲的笑了笑。

  “快看!怎么样?”王耀头上多了一顶可爱的棕色熊耳帽子,毛绒绒的,下面还有拖着两只绒球,一定很暖和。体型这么瘦弱的熊单独外出会有危险的吧?所以就轮到北极熊先生出场啦~

  “哇哦,真的超级可爱!”伊万夸张的发出了赞叹,他感觉心里似乎中了一击,随后血流不止,最后安静地去世。

  “嗯,就是它了。”王耀一边嘀咕着,一边照着镜子摆弄着自己额前的碎发,欣赏着镜子里面画一样好看的男子。

  伊万随意地看了看衣架上的衣服,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目光被一件剪裁考究的黑色大衣吸引了。

  “小耀你看那件怎么样?”

  “不错啊,你喜欢?试试吧,要是合适的话我给你买!”

  “诶,当然不用你花钱了,不过我想我穿上后你会说不合适的吧?”伊万一副我还不了解你的神态看着王耀,而王耀则是选择转移话题来化解被人看穿的窘迫。

  “万尼亚,那顶帽子怎么样?”是一顶栗色个子的雷锋帽,不知道什么时候王耀对帽子产生了极大的收集癖,特别是这种像是从上世纪穿越过来的雷锋帽。

  “很好啊,戴上很棒,嗯,正好还有顶暗红格的,全都买下吧,就当是情侣的。”

 

  ......

  时间这件事总是很奇妙,和讨厌的人在一起时,它就变得异常缓慢,比如和那个美国佬待在一起并且被要求和平相处时还不如杀了伊万来的痛快,然而与所爱之人在一起时,它一下子就变快了,比如和他的王耀在一起时。

  当两个男人的购物欲终于得到满足的时候,天色也已经晚了,伊万自然是把王耀送回了家。

  “到了,闹了一天也该累了,早些休息吧。”伊万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了。他跟着王耀走到了公寓门口,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后面的人拉住了围巾。

  “等一下,”王耀挑眉看着他,“你难道,不想留下来吗?”

  这强烈的暗示,伊万愣了一秒,随即答道:

  “乐意至极。”

  阿尔弗雷德终于搬家了,他在曼哈顿买下了一间公寓,一切都很令他满意——精致的装修,舒适的家居,以及友好的邻居。

 

  除了,客厅那面诡异的镜子。它看起来与平常的镜子似乎没什么区别,只是,阿尔弗雷德从中看到的不是自己,是一个沙金色头发的男人。

 

  阿尔弗雷德从来没见过这么...这么漂亮的男人,那是世间最美丽的绿眼睛,它比绿宝石更清澈,比绿森林更干净;嘴角微微上扬,带着轻蔑的笑容,樱花颜色的唇瓣想让他冲进镜子中狠狠地蹂躏一番,让它变的红肿湿润;白皙的皮肤让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从前在王耀家见过的陶瓷,不,比陶瓷还要细腻;深蓝色的大衣包裹着纤细的躯体,衬衫领口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一顶小巧的绅士帽斜着戴在可爱的脑袋上,只可惜,全都毁在了那滑稽的粗眉毛上了。

 

  “噗,你的眉毛真好笑,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粗的眉毛”阿尔弗雷德在惊叹镜中人的美貌之余不禁笑出了声。

喂喂,琼斯先生,你的心未免也太大了吧,你难道不对镜子中忽然出现了个陌生的男人感到讶异或恐惧吗?还有心思去嘲笑对方的眉毛,再说了,你说这话他能听得见吗?

 

  “没礼貌的臭小鬼,这叫绅士,懂吗?”好吧,镜中的那人显然一字不漏的听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话,意料之中的生气了,眉毛微微皱起,显得更是滑稽。

 

  “是吗?我可从来没听说过粗眉毛是绅士的象征呢,还有你说谁是臭小鬼呢!”阿尔弗雷德示威地挑挑眉,真是个让人不爽的称呼,明明他看起来还没有自己大,真是不讨人喜欢的性格。

 

  “说的就是你啊,阿尔弗雷德,不要以为我比你小,我不过是长了张该死的娃娃脸罢了。”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带着可爱的鼻音干净利落地吐出每一个单词,尤其在说到阿尔弗雷德的那几个字母时,故意放慢了语调,绿眼睛眯起,像一只高贵的猫,眼中写满了不屑。

 

  阿尔弗雷德这才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对镜中的美人提出一连串的疑问:“你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你怎么会在镜子里?”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你可终于想起来问了,你的反射弧还能在更长点吗?

 

  对方哼了一声,阿尔弗雷德听出了其中的讽刺,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静静等候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Tom,John,Eric,你喜欢哪个,怎么叫都可以,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能叫我QUEEN,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QUEEN??哈哈,你确定吗,你的确很漂亮,但我坚信你不会是个女孩子。”阿尔弗雷德再次笑出声,再一次把所有的疑问抛之脑后。

 

  “停下你那像噪音一样的笑声!它只是我的职务!该死的...我就不应该这么说”绿眼睛的男人低声咒骂着,不自觉的用脚尖拍打地面,发出了“哒哒”的声音。

 

  “好的好的,我的小女王,那我能否知道你的KING是谁呢?”阿尔弗雷德抱着臂倚在墙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反应心中忽然畅快了不少,把与女孩们交往的方式也用在了这个好看的男人身上。

 

  “就是你啊。”像蜻蜓点水一样又轻又快的说了一句话,没等阿尔弗雷德听清,又说出了下一句:“亚瑟·柯克兰,我的名字。”

 

  “这才乖嘛,亚蒂。不过你还是没有说明你到这的目的,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可要把这镜子砸碎了,相信我,谁让我是世界的hero呢?”阿尔弗雷德还是忍不住逗弄这个男人,比天空更明朗,比大海更深邃的蓝眼睛里充满了戏谑,温润的手指不由自主抚上了亚瑟的脸庞,待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时才想起来他们之间还隔着一面镜子,一面不可逾越的镜子。

 

  “别做你那可笑的英雄梦了,嘛,我来的目的...你明天会遇见一位与我一模一样的人,他也叫亚瑟,好好把握机会,我走了。”打了个响指,亚瑟便消失了,只留下阿尔弗雷德一人在原地。

 

  哈?他说什么?还会有个亚瑟?那个家伙真的可信吗?

 

  “喂,亚瑟·柯克兰??QUEEN??你说清楚再走啊,把握什么机会??”依旧是一连串的问号,可这次再也没有声音回答他,算了,等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向放晴的纽约上空忽然布满了乌云,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把阳光遮住了,不放过一丝光线。很巧,阿尔弗雷德被邀请参加了迎接新员工的派对,噢,阿尔弗雷德很希望他亲爱的老板能动动他腐朽的脑子想一想,谁会在这种鬼天气来参加这种无聊的派对,闲的胃疼吗?

 

  可惜啊可惜,上帝似乎总是不想顺阿尔弗雷德的意,总是让阿尔弗雷德自扇耳光,还真有那么几个,或者说是一群闲的胃疼的人来参加。

 

  瞧啊,他看到了什么!沙金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眼睛,还有那代表性的粗眉毛!亚瑟!

 

  等阿尔弗雷德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叫出了声音,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嗯,看得出来是精心准备了:金发梳成了整齐的三七分,看起来用了发蜡,只是还有一根呆毛仍然屹立不倒;剪裁得体的西装,把主人的轮廓勾勒的接近完美,有识货的人看得出来那是Amani的,Gucci的黑色皮鞋,一条得体的领带,算得上是全场最佳先生了吧。幽默而又不失分寸的谈吐取得了不少女性的青睐,让人们暂时忘记了那个平日里随性的19岁大男孩。哦不,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自己现在尴尬极了,他似乎能听见时间一秒一秒的溜走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尽管他今天并没有戴手表。不知过了多久,熟悉的带着可爱的鼻音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好?我们认识吗?”

 

  “...抱歉,呃...我们见过的,还记得吗?就在...前段时间,附近的咖啡馆里,我还向你打了招呼呢。”这诚恳的语气让阿尔弗雷德自己差点都信了,没办法了,只能随便说一个听起来不那么牵强的理由。

 

  亚瑟的眉头皱了起来,认真的回忆起来,这使他的眉毛看起来揉成了一团,若放在昨天,镜中的亚瑟露出了这样的神情阿尔弗雷德早就大笑了,可现在的气氛,就算再ky也笑不出来吧。

 

  “似乎是这样没错...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啊。”赞美上帝!阿尔弗雷德在内心欢呼着,可算是松了口气,其他人也不再盯着我们今晚的“最佳先生”了,与各自心悦的对象愉快的交谈起来。阿尔弗雷德为了化解尴尬也随即转移了话题,还好亚瑟也没有太在意。

 

  虽然与镜中的亚瑟长得一模一样,性格也非常类似,但是阿尔弗雷德认为这个亚瑟可比那镜中的亚瑟可爱的多,这是为什么?管它呢,喜欢就行了。

 

  亚瑟是个英国人,到美国是因为留学的原因,他很在乎绅士风度这件事,和印象中的英国人一样,亚瑟非常喜欢喝红茶,自然也很会沏茶,他还邀请阿尔弗雷德改天到他家做客;他说话会有些毒舌,也有一点傲娇,不过在阿尔弗雷德看来都是亚瑟的可爱之处。

 

  看来阿尔弗雷德想法错了,这绝不是个无聊的派对,甚至可以说是令人兴奋地,当阿尔弗雷德哼着英雄电影的主题曲打开房门时,被忽然的声音吓到了。

 

  “回来了?看起来心情不错,让我猜猜,是遇到那个亚瑟了吧?”依然挂着一副轻蔑的笑容,不过阿尔弗雷德意外地没有反驳,因为没有理由,他说对了。

 

  “是这样没错,但这边的亚瑟可比你要可爱的多。”阿尔弗雷德想到了亚瑟可爱的样子,脸不禁泛起了红晕。

 

  “恋爱的酸臭味,啊,我又得走了,你们会在一起的。”

 

  “喂!谁恋爱了?Hero我只是,对他有好感而已!”啊,真的是...任性,到底是怎样的KING能镇得住这种人。

 

 

 

“你这两天干嘛去了?都没怎么看见你。”与阿尔弗雷德一样湛蓝深邃的眼睛,一模一样好听的声线,甚至一模一样屹立不倒的呆毛,只是气质完全不一样,作为KING的阿尔弗雷德要比那个刚刚情窦初开的乳臭未干的阿尔弗雷德要成熟的多。

 

  纯银制的的刀叉把盘中淋上酱汁的牛肉切成了均匀的小块,不紧不慢的送进口中,慢斯条理地咀嚼,把食物送到胃中。

 

  “回答我,我亲爱的QUEEN。”见面前的人不作回答,阿尔弗雷德又问了一遍,可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亚瑟,我想你听见了,回答我。”他有些不耐烦了,但谁让他深爱着他的QUEEN呢?就随着他吧。

 

  “我不过是去看看另一个世界我们的样子,说真的,很蠢。”但一定会很幸福。